当前位置:曲阜教育网 > >

当前家委会建设存在的突出问题

更新时间:2015-06-02 17:45:05 点击次数:0


 

作者:阚兆成

来源:《山东教育报》综合版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第13章第41条“完善中小学学校管理制度”明确提出“建立中小学家长委员会”。2012年2月,教育部出台了《关于建立中小学幼儿园家长委员会的指导意见》,2009年12月,山东省教育厅制定了《山东省普通中小学家长委员会设置与管理办法(试行)》。全省各中小学积极响应上级号召,相继建立了家长委员会,部分市、县也设立了家长委员会总会。据调查了解,目前,各级家委会工作开展得很不平衡,成效也不够显著,突出表现在以下方面:

思想认识存“差距”。家委会作用发挥大小取决于学校的认识水平高低,学校对家长作用的认识有一个发展过程。第一阶段,学校思维里没有家长参与的概念,认为学校办学和家长没什么关系。第二阶段,学校已经意识到家长是一支教育力量,主要以开办“家长学校”为标志,但这一阶段学校还没把家长当成办学的主人,而是当做被教育的对象。第三阶段,学校认识到家长也是办学的主体之一,发挥这一主体的作用必须由一个组织来负责实施,于是,开始重视家委会建设。据调研了解,目前,大部分学校对家委会的认识水平仍停留在第一、二阶段。

功能定位有“偏差”。设立家委会是解决教育责任缺位和在学生教育方面家校信息不对称等问题,然而,大多数家委会变成了学校扩展“资源”的工具,谁的官大、谁拥有或能协调的社会资源多谁就加入家委会,出现了媒体家长管宣传、运输公司家长管交通工具、景区家长管门票、文化部门家长管活动场地、餐饮家长管接待的局面。有的家委会成了学校践踏上级政策红线的挡箭牌,学校不能干的事让家委会来干。节假日补课让家委会牵头,教辅资料征订让家委会组织,有些收费以家委会名义收取,涉及学生安全的活动责任让家委会承担。而家委会推进学校民主管理、维护受教育者权益的本质工作基本不让干。

机构设置成“摆设”。家委会在运作机制方面存在两个突出问题:一是不少家委会委员非富即贵,并非家长们民主选举产生,而是学校或班主任指定的,代表性不强。调查发现,大多数的班级家委会委员都是班主任根据家长工作性质和担任的职务指定的。这些委员能利用岗位之便为班级提供一些帮助,心思没有完全用在组织开展工作上,而其他家长看到这种现状,对家委会工作往往会避而远之。二是学校不放权,家委会成了学校的附属物,无法独立开展工作。经调查了解,仍有半数以上学校把家委会当“摆设”,纯粹是为了应付上级检查,把家委会成员当成减负、资料征订、收费等方面的信息通报员,家校矛盾的化解员。

工作开展搞“形式”。听取学校报告、审议学校计划、咨询学校工作、提出办学建议,这些都是家委会应有的权利,但是部分学校只将其落实在纸上,并没有落实到行动上。多数教育主管部门并没有明确家委会什么情况可以向校长质询,哪些事情可以参与决策,什么教育问题可以直接介入等。对于家委会做了什么、谁做的、如何做的、效果如何也缺乏有效督查措施。家委会工作的基本状态是,家委会主任能力强的还能开展一些培训家长、组织家长评教议教、协助学校开展一些文体活动等,更多的家委会则是,一间屋,几个人,看看报纸、耍耍嘴皮子,计划、总结网上抄,千篇一律只是年号不同。

能力素质待“培育”。目前,由于家长委员会委员的选拔机制不健全,导致不少家委会委员的能力不足,缺乏经验,工作随意性较大,与家长沟通层次比较浅,纽带作用发挥得不充分。在与部分家委会委员座谈时我了解到,有的委员只是考虑利用工作之便给学校或班级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自身并没有从事家委会工作的经验。也有委员建议,若把各级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以及其他协会组织的家长吸收到家委会中来,家委会委员的素质和工作开展能力会得到一定程度的加强。在农村小学,情况更不容乐观,不少家委会委员根本不是在校学生家长,而是村干部。由此可见,中小学家委会委员素质参差不齐,需要下大气力进行培育提升。




热点排行
  曲阜市2017年学前教育和义务...
  2017年曲阜市高中录取分数线...
  全市教育工作会召开
  2017年曲阜市中小学教师暑期...
  2017年中考招生二次录取情况...
  关于将学生“学宪法讲宪法”...
  济宁市教育专项工作督查组来...
  转发《济宁市教育局关于做好...
  关于组织参加济宁市教育科学...
  关于举办全市中小学心理健康...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